业绩大幅下降,紫光学大巨额债务何时休

疫情突如其来,对教育各赛道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以K12线下一对一辅导为主业的学大教育,受到的影响尤为强烈。

2019年以来,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在资本市场上动作不断。2019年末,他以2.6亿元,增持紫光学大12.93%股权。近期,由金鑫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天津安特再度增持紫光学大0.47%股份,与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23.94%,略微超过紫光集团,成为上市公司新的第一大股东。

或许是金鑫的连续注资,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二级市场??曛两?,紫光学大上涨42.67%。然而,与资本市场的火热截然不同,紫光学大一季度的业绩跌至冰点。

疫情突如其来,对教育各赛道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以K12线下一对一辅导为主业的学大教育,受到的影响尤为强烈。在此背景下,极度依赖子公司学大教育(2019年营收占比近99%)的紫光学大将何去何从?

三年业绩冰点,紫光学大全年业绩承压

2020年一季度,紫光学大实现营收6.0亿元,同比下降20.94%;净亏损1603.43万元,同比下降735.07%;扣非后净亏损3269.96万元,亏损扩大3739.85%。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.03亿元,同比下降60.81%。创近三年最差单季度业绩表现。

从以往的业绩报告看,紫光学大一季度对全年的业绩贡献仅次于第二季度。疫情期间丢失的业绩能否在后续季度中补回来尚未可知。

紫光学大在2019年报中指出,受疫情影响,学大教育线下教学处于停滞状态。同时,运营成本相对刚性,对当期业绩造成不利影响。针对此次疫情,紫光学大表示,公司于2019年开拓和布局了在线教育业务,推出在线一对一、在线班组、学科训练营等课程。降低疫情对公司的业务和未来发展的影响。

近年来,学大教育也曾大力推广线上教育。2019年,推出双螺旋模式,大力发展在线教育,然而收效并不显著。2019年财报,学大主营的一对一辅导营收占比达74.26%,在线部分营收占比仅为1.3%左右。

如此小的业务体量,恐怕很难承载疫情期间的上课压力。在疫情期间的刚性教育需求下,又有多少学员会流失?后疫情时代,线下学员会恢复到什么程度,需要多长时间回归正轨?将会成为摆在学大教育面前的一大问题。

即便线下业务回归正常,紫光学大发展也一直趋于平缓,增长速度有限。从营收来看,近三年间,紫光学大每年的增长幅度稳定在8000万至1亿元之间。但从规模来看,连续三年间涨幅有限。截至2019年末,旗下学大教育拥有581个教学点,覆盖了全国30个省,116个城市。而在2015年3月31日,学大教育即拥有482个教学点。4年多的时间里,教学点总量仅增长了99个。

导致近几年增速缓慢的重要因素在于,学大教育为保住紫光学大上市公司身份牺牲了增长速度。2015年,学大教育回归A股,背负了私有化所带来的巨大债务压力。此后,紫光学大连续两年业绩为负而被带帽。双重夹击之下,近些年,学大教育走的艰难而缓慢。

金鑫也曾表示,为了帮助上市公司摘帽,学大教育牺牲了一部分的增长速度。然而如今已经摘帽两年,学大教育依然未能交上一份亮眼的答卷。面对国内在线教育高速发展,许多教育行业的后进,都已经将学大教育远远甩在身后。

回归A股背负巨额债务,学大能否重见曙光?

学大教育2010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,2015年回归A股。但这条 “回家”路格外的曲折,让学大教育一蹶不振。

银润投资通过筹集现金快速完成学大教育私有化。与此同时,银润投资以19.13元的价格向不超过10个发行对象开启55亿元定向增发,如果一切顺利,学大的创始团队、股东,将进入到上市公司成为它的股东。

但是2015年夏天资本市场开始剧烈震荡,对第二步的定向增发产生了一定影响,经过数次的努力未果之后,紫光学大终止了定增方案。

定增失败,23.5亿的高昂的债务,让上市公司寸步难行。学大教育每年的净利润均在1亿元上下浮动,而其中8000万用于偿还私有化所带来的债务利息,再刨除掉必要的成本,基本上所剩无几。一定程度上,这也锁死了学大教育谋求发展的可能。

为了解决债务问题,紫光学大曾先后两次尝试置出学大教育。2017年10月,紫光学大拟收购软通动力全部股权;同时,拟出售Xueda Education Group 及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、上海瑞聚实业有限公司全部股权。2018年1月重组被终止,学大教育第一次卖身失败。

8个月后,紫光学大再次筹划出售学大教育,拟卖壳给天山铝业。此次交易若能完成,学大教育将交易给天津安特,交易价款用于偿还学大教育私有化债务。然而进入2019年,紫光学大宣布交易失败。

寻求买家的同时,紫光学大也在积极还债。2019年,紫光学大偿还2.7亿元,但是偿债压力依然很大。根据最新公告显示,其与控股股东紫光卓远的借款展期到2021年5月23日,贷款利率保持为4.35%/年。截至4月17日,紫光卓远对上市公司借款未偿还本金金额为15.45亿元。

管理层的人事变动也许意味着,紫光学大正在试图改变现有困境。5月中旬,紫光学大发布公告,董事乔志城辞职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,乔志城曾历任紫光学大董事、董事长。截至目前,他还是紫光系多家公司高管。

5月18日晚,紫光学大再发公告称,补选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成为紫光学大第九届非独立董事,同时聘任其为紫光学大新任总经理。

金鑫曾在2016年2月至2017年3月间担任紫光学大董事、副董事长、总裁职务。兜兜转转,离开董事会三年多后,金鑫的再次回归,无论是对于紫光学大,还是学大教育,似乎意味着改变的发生。

从2019年末开始,金鑫持续加码注资紫光学大,直至成为新晋第一大股东。从外界来看,金鑫对上市公司的持续加注,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和上市公司的绑定,紫光学大想要再通过抛售学大教育资产来偿还债务已经不太可能。

另一方面,2020年2月,《再融资规则》落地。定增对象上限提升到35名,上市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锁定期由36个月调整到18个月。同时,非公开发行股票规模由原定的20%调整至30%。

根据紫光学大目前44.37元/股的股价来看,定增30%所得金额大概在13亿左右,相对接近了债务本金。对于紫光学大而言,似乎迎来了还清债务的曙光?

然而,考虑到十几亿的债务,疫情的负面冲击,紫光学大接下来将会怎么走,还要静待时间给出答案。

667736com澳门资料大全